财经资讯

金融风险吹响集结号,迟到的市场出清终将来临

2018-8-8 18:53:42浏览次数:305

在泡沫中狂欢的日子不多了,做好潮水退却后的准备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现实。


——吴晓灵

文 | 刘胜军



1.吴晓灵的盛世警言




在中国官员中,吴晓灵素以直率著称。


2016 年陆家嘴论坛,现场记者追问吴晓灵楼市有无泡沫,吴晓灵反问记者:


• 你买得起房吗?你觉得房价不高吗?


今年年初,备受关注的 IPO 注册制再度延期。对此,曾任《证券法》修订小组组长的吴晓灵直言:


• 对此非常遗憾。我当时在会上发言表示根本不需要推迟。


▲笔者主持吴晓灵的演讲


吴晓灵是中国经济 50 人论坛成员,曾长期担任央行副行长,随后转任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,致力于推动金融法律的制订和修改。


吴晓灵最近在五道口毕业典礼演讲时语重心长:


• 党的“十九大”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实现中华民族复兴之梦的美好蓝图,然而不期而遇的中美贸易摩擦和经济下行压力,令社会陷入了无名的困惑与焦虑之中,我们应怎样面对这样的挑战与机遇?我想送同学们三句话:认清大势,提升自我,砥砺前行。



• 认清大势:什么是大势?大势是全球化形成的国际产业链分工之势不会改变,改变的只是产业链的布局变化,这就要看哪个国家能顺应形势、在现有秩序规则下提升自我,谋求产业链中的优势地位或恰当的地位。贸易摩擦是利益的调整,提升自我才能在利益谈判中谋得先声。


什么是大势?大势是只有坚持改革开放、发展市场经济才能提升中国人的民生福祉。新中国近七十年的发展史证明什么时候敬畏市场、遵循价值规律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,什么时候中国经济就发展平稳,民生得到改善;什么时候违背市场规律、对市场过度干预,经济就遭遇挫折,人民生活就受影响。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市场经济之路不可逆转。


什么是大势?大势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,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强大的自我调节能力和纠错能力是中国航船不断前进的动力与希望。



• 砥砺前行:2008 年肇始的金融危机迄今已有 10 年,世界经济的发展仍然困难重重;信息技术的发展给人类带来了更好的享受但也带来了产业的冲击。世界经济格局的调整、地缘政治的变化、产业结构的重构都会使世界充满不确定性。在泡沫中狂欢的日子不多了,做好潮水退却后的准备是每个国家、每个人都要面对的现实。



• 金融不能是高高在上的塔尖,要回归本源,服务实体经济,服务普罗大众,让金融为每一个人提供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。


2.一连串的预警


吴晓灵如此直白的预警,令人心惊肉跳。不过,这样的警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:


• 2017 年 10 月周小川在十九大期间表示:如果经济中的顺周期因素过多,会导致市场过于乐观并造成矛盾的积累,从而到一定时候出现“明斯基时刻”。这种情况的剧烈调整,是我们重点防止的。




• 2018 年 1 月楼继伟认为,我国产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概率是相当大的。



• 2018 年 6 月的陆家嘴论坛上,杨伟民警告:前期房地产市场已经积累了一些风险,近期又乱象丛生,成为最容易引爆风险的定时炸弹。



3.风险的源头


无论是债务风险,还是房地产泡沫,问题的总闸门只有一个:货币超发。从下图可以看出,中国 M2 增速长期高于 GDP 增速,结果导致 M2/GDP 比重在 2016 年达到 2.08 的峰值。



中国 M2/GDP 比重的上升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:


1)从 90 年代初期到 2003 年,这一时期 M2/GDP 比重的上升,很大程度是因为资产的货币化,也就是原来不能交易的资产(土地、产权、房地产等)突然可以用货币交易了,因此货币超发并不严重;


2)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 M2/GDP 比重再度攀升,此时货币化进程已经基本完成,此轮攀升主要是货币超发,特别是四万亿所催生的信贷泡沫。


• 1949 - 2008 年货币投放累计 47 万亿。2009 - 2012 年四年就一下子投放 50 万亿,超过前 59 年的总和。


• 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的三年(即 2009 年 - 2011 年),全球新增 M2 的规模中有 48% 来自中国。


这样下去是什么节奏?金融危机的节奏。对此,刘鹤有着清醒的认知:



在两次危机之前,最方便的手段是采取更为宽松的货币信贷政策。美联储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、金融放松监管和次级贷款都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,使得经济泡沫恶性膨胀。在经济泡沫导致消费价格上涨的压力下,货币当局不得不采取紧缩货币政策,从而捅破了泡沫,改变了投机者的心理预期,使得迟早发生的事终于发生。


既然如此危险,为何货币还要超发听听周小川的吐槽:


• 我这个‘总闸门’一直受干扰。掌控货币政策是央行最核心的职责,但中国央行只能执行,无法决策,缺少政策独立性。经济增长积极性高的时候,希望放松银根。出了问题,要救助的时候,又希望放松银根。一句话:经济好,要松银根。经济坏,也要松银根。



金融危机令人畏惧,但其实危机也是排毒的“市场出清”。美国的失业率在 2009 和 2010 年飙升,一度达到 10% 的高位。但这样的阵痛换来的是市场的快速出清,出清才能触底反弹。如今美国的失业率居然已经降低到 3.8% 的历史低位!



反观中国,由于不愿面对“市场出清”的阵痛,我们从“四万亿”开始踏上了“货币超发”的不归路。这一选择的代价是巨大的:大量的僵尸企业、产能过剩、资产价格泡沫化的残酷现实告诉我们——市场出清是绕不过去的。


4.这次不一样


吴晓灵之所以说在“泡沫中狂欢的日子不多了”,并非空穴来风。很多相关的信号已经出现,需要大家引起重视。这次,中央是动真格的了:


• 早在 2016 年 5 月“权威人士”就向市场喊话:一些国家曾长期实施刺激政策,积累了很大泡沫,结果在政策选择上,要么维持银根宽松任由物价飞涨,要么收紧银根使泡沫破裂,那才是真正的“两难”,左右不是!高杠杆是“原罪”,是金融高风险的源头,在高杠杆背景下,汇市、股市、债市、楼市、银行信贷风险等都会上升,处理不好,小事会变成大事。


• 十九大报告破天荒不再提“到2020 年 GDP 翻番”的指标,凸显不再靠“信贷放水”来维持经济增长的决心,被中财办原副主任杨伟民称为“具有里程碑意义”。


• “防范化解重大风险”被列为未来三年三大攻坚战第一位。


•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力推“资产管理产品新规”,顶住阻力“打破刚性兑付”,这是金融市场的一次巨变。


• 2017 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 M2 增速指标为 12% ,但 2017 年 M2 实际增速仅有 8.2% ,创历史新低。2018 年政府工作报告干脆就取消了 M2 增速指标。


受中美贸易战影响,这一“退潮”进程可能略有放缓,但趋势已经确立。笔者认为,这一“金融巨变”将带来以下深刻影响:


• 资产价格泡沫釜底抽薪。


• 低效益企业将难以获得持续融资,沦为僵尸,进而破产出局。


• 货币放出去的时候,大家都很高兴;货币收回的时候,痛苦难免。事实上,大多数国家收紧货币的过程,都引爆了金融危机,中国会否创造奇迹?


央行行长易纲曾经写道:


• 中央银行的主要责任人要有反潮流的勇气和智慧,一个不被市场和公众批评的在任央行行长,是不会在历史上站得住的行长。


易纲的决心跃然纸上:虽千万人,吾往矣!中央决心已定,投资者须谨记刘鹤的四句忠告:


• 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


• 借钱是要还的


• 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


• 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


退潮大幕已经拉开:


• 今年以来, 截至 5 月 24 日,今年以来共有 20 只债券发生违约,涉及金额超 150 亿,包括上海华信、富贵鸟、春和集团、大连机床集团、丹东港、川煤集团、中国城建、神雾环保等在内的多家公司密集出现债务违约事件。


• 自从 6 月 15 日号称 750 亿交易量的唐小僧突然倒下后,瞬间开启了新一轮 P2P 倒闭的多米诺骨牌效应。仅 6 月,P2P 网贷行业就有 63 家平台出现问题,包括提现困难、经侦介入、公司跑路。截至 7 月 10 日,本月市场已有 28家 P2P 平台爆雷,其中不乏老牌、知名、体量较大的平台。


• 5 月,中国 500 强企业、民营百强企业排名 81 位、拥有 AA+ 资质的盾安环境,突然爆出 450 亿的财务危机。


• 据不完全统计,为了“去杠杆”,海航从 2017 年底至今已出售千亿资产。不过,海航的警报仍未解除:2018 年 6 月,海航旗下渤海金控公告发债 20 亿元,最终认购只有 10 亿元。


记住,这一切只是退潮的开始。


那些还在裸泳的企业,当心,别成为海水退潮时在沙滩搁浅的鲸鱼。别说没有警告过你们!



------------------ END -----------------